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|英文版

醫院名醫

首頁 > 名醫風采 > 醫院名醫
蔡炳勤
詳細介紹:
    主角

  蔡炳勤,廣東省中醫院外科主醫師、教授,血管外科專科的學科帶頭人。廣東省名中醫,全國老中醫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,中國中醫藥學會外科專業委員會委員。

  自畫像
  不泥古,不偏信,常觀察,勤實踐


  講特色必須以療效為前提
  1964年,我從廣州中醫學院畢業,被安排到廣東省中醫院外科門診工作。當時的外科,可以做一些小型手術,但技術力量不強。
  給我印象比較深的一件事情是,一位洗衣房的工人來看病,說起她的丈夫患壞疽性陰囊炎,本應該采取中西醫結合的方法治療,用大量抗生素和全身營養支持,局部廣泛切開,徹底引流,配合運用中藥清熱解毒,但當時的外科采用中醫對一般瘡瘍病的治療方法,沒有結合西醫的治療手段,造成了病人的病情一天天惡化,終告不治。
  這件事情在當時就引起了我的反思,中西醫應該如何結合,什么是真正的中醫特色?從那時我就認識到,中醫特色必須以療效為前提,作為一個中醫,要堅持發揮具有先進性、科學性和實踐性的中醫特色,中醫的路才能越走越寬。
  
  將中醫簡單化也不可取
  “文革”時期中醫外科的治療提倡“一把草藥一根針”,認為手術是西醫的東西,中醫只能用草藥和針灸來解決問題,這實際上是把中醫簡單化,不過就在這樣的情況下,外科也從專癥專科入手,走出了自己的路。
  當時廣州市郵電局有一位青年工人,是先進工作者,患脈管炎屢治無效,面臨截肢的危險。接治這名病人后,我聯想到廣東五華縣人用當地的毛披樹根治療燙傷的做法,開始嘗試用毛冬青根煎水溫泡患者的腿部,并且用豬腳煲毛冬青根內服。沒多久,病人的脈管炎就好轉了,小伙子的腿保住了,而這個當年的小伙子,現在已經退休了,我們經常還會碰到。
  1971年召開全國經驗交流會,我們和五華縣的醫生一起,將用毛冬青根治療脈管炎的經驗到大會上交流,一時間,很多病人涌到五華縣,希望用當地的這種草藥治病,也就是從那時候起,我們開始治療、研究脈管炎的中醫治療方案,并且形成了自己的特色。
  1969年成立之初,我們開設了周圍血管病專科,不但發掘民間草藥毛冬青治病的經驗,開展以毛冬青煎劑、沖劑、注射劑治療血栓閉塞性脈管炎的研究工作,而且與有關單位合作,運用毛冬青的單體——毛冬青甲素口服及靜脈滴注治療,進一步提高療效。并由治療脈管炎一種病,逐步擴大至對整個周圍血管病系統的治療。
  
  手術姓西也姓中
  中醫外科如何發展,傳統的中醫外科有沒有出路,這是不少人關注的問題。從現在的情況看,中醫院的設置,有幾種方式,一是中醫院由中醫外科治療瘡瘍,西醫外科進行手術;二是中西醫結合,但以西醫為主,在我們省中醫院,只有一個外科,確立“手術姓西也姓中”的觀念,強調中醫不但要做手術,而且要做大手術。對外科手術的認識,為中醫外科的發展創造了良好的條件。
  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,我和同事一起,創立了周圍血管外科。隨著疾病譜的變更,動脈硬化閉塞癥、下肢靜脈疾患、糖尿病足等已成為周圍血管病研究的熱點,在治療這些疾病時,我們始終堅持運用中醫的理論,比如我們認為脈管炎多屬“虛淤癥”,我們采用的是傳統中醫的“脫疽”的治療手段,解決“心脾腎虛,血脈不得周至”的問題。和西醫手術效果比起來,中醫治療更耐心,雖然療程長,但效果好。
  動脈硬化閉塞癥多屬“痰淤癥”,靜脈疾患多屬“濕淤癥”,而糖尿病足多屬“熱淤癥”,在中藥辯證治療的同時,分別輔以脈絡寧、清開靈、七葉皂甙鈉、益母草注射液治療。
  糖尿病肌腱變性壞死可能會導致截肢,為此確立了“縱深切開,貫穿引流,清除壞死肌腱,持續灌注”的原則,運用中醫傳統的“祛腐生肌”的手段,開展生肌膏促進糖尿病足潰瘍愈合的研究,使一些頻臨截肢的糖尿病足患者得以保全肢體。
  外科醫生離不開手術刀,而我們的手術,能夠站在中醫的角度,從病人身體的全局做出判斷,這也是我們的優勢。

  人生畫卷
  一雙多才多藝的手,一顆無欲無求的心


  人們總喜歡用”妙手仁心“形容好的醫生。而用妙手仁心來形容外科醫生蔡炳勤,更是顯得格外貼切。
  蔡炳勤的手,是拿手術刀的手,也是拿樂隊與合唱團的指揮棒的手;是針灸切脈的手,也是彈琴畫畫寫書法的手。內心對藝術與醫術的感悟,以及對人生的思考,對生命的關愛,最終都落在這雙手上。

  手 操琴弄墨無一不精
  蔡炳勤出生于廣東澄海,澄海離汕頭和潮州都不遠,深受潮汕文化影響,是一個平靜的小城,所以他自幼的生活都相當寧靜休閑,讀小學的時候,他的一位語老師精于書法,從這時起,他對書法也產生了濃厚興趣,上世紀60年代,廣東省中醫院門匾的幾個大字,也是他寫的,可見已經相當有造詣。
  也就是從這時候開始,蔡炳勤對版畫、象棋、圍棋等也表現出興趣,潮汕地區歷來被稱作是“嶺南鄒魯”,當地文化的浸淫對蔡炳勤的一生都影響深遠。
  中學畢業后,蔡炳勤報考了廣州中醫學院,一方面因為親人中有人患病沒有得到有效治療給他留下很深的印象;一方面,在他看來,中醫那種淡定的氣質,也符合自己的生活理想。自幼喜歡傳統文化的他,對醫古文相當感興趣,讀起來津津有味。
  在中學讀書的時候,蔡炳勤就學習樂器,無論是小提琴、二胡還是揚琴,都嘗試過。對音樂的愛好一直延續到今天,他曾經引用《黃帝內經》的話來分析音樂與養生的關系,“天有五音,人有五臟,天有六律,人有六臟”,在中醫看來,音樂和人有著這種天然的對應關系。
  蔡炳勤是醫院、科室大合唱的總指揮,他的書法作品,得到大家的好評,他曾經說過,對于養生來說,“琴棋書畫皆上品”,其實,在我們看來,他更看中琴棋書畫所表現出來的對生命和健康的豁達態度,無論人生的順境逆境,都保留著對藝術的熱愛之心,必然可以平心靜氣地生活。而這樣的精神,又與中醫的理念是完全融合的。

  刀 中學為體西學為用
  中醫也需要開刀嗎,這是我們采訪蔡炳勤問的第一個問題。事實上,有關中醫是不是應該開刀的問題也始終困擾著中醫外科醫生。有關“手術姓西不姓中”和“手術既姓西又姓中”的爭論持續了很多年。
  蔡炳勤介紹說,事實上,在兩千多年前的《內經》就有截肢手術的記載,華佗被稱作是中醫外科的鼻祖,就曾經發明麻沸散用于外科剖腹手術,他不但為關羽刮骨療傷,更準備為曹操進行開顱手術,可見中醫手術歷史悠久,而且不乏大手術。
  而他看來,中醫動手術,更要強調中醫辯證的特點,比如他們曾經收治了一位甲狀腺瘤的患者,喉嚨痛,檢查發現屬于手術適應癥,可以安排手術,但運用中醫辯證治療的方法,結合臨床觀察,就會發現引起病人喉嚨痛的并不是甲狀腺的問題,而是身體的炎癥,于是用小柴胡湯調理,先解決患者身體的“主要矛盾”。
  蔡炳勤認為,中醫的“開刀”與西醫有所不同,中醫手術依據的也是中醫的原則,用中醫的思想指導手術,比如開刀主要是“祛邪”的手段,“祛邪”的同時,不能傷正,更注重局部和整體的關系,手術之后,中醫還注重調整,進一步扶持正氣,這些都是中醫手術的獨到之處。從西醫外科手術的發展,比如從器官的破壞到移植,其實和中醫也是殊途同歸。可見中醫“祛邪以匡正”的理論,和現代醫學發展的方向是一致的。


  名醫講堂
  儀器重要,經驗更重要


  有一次蔡炳勤查房,遇到一個右腳內踝壞死的病人,病人說腳很痛,彩超檢查,結果是動脈硬化,造成血流不暢,如果看彩超的結果,一般的判斷是截肢的適應癥。但蔡炳勤觀察發現,病人盡管血管硬化嚴重,但肢端并沒有壞死,如果動脈硬化很嚴重,腳部供血不足,應該能夠從腳趾的變化觀察到,為什么動脈硬化、腳趾卻沒有壞死呢?于是他判斷可能是有積膿,經過詢問,病人右腳確實受過外傷,所以,先對他進行了削痂排膿的處理,加強消炎,果然癥狀減輕,避免了截肢。
  還有一次,一位做過食道癌根治術的患者,忽然持續高燒不退,使用了大量抗菌素治療仍舊沒能退燒,懷疑是“食道癌轉移”,來到省中醫外科就診。接治這個病人后,蔡炳勤觀察病人身材瘦削,有發熱氣促、心煩、口干等癥狀,經詳細詢問病史,蔡認為,病人發燒“非傷寒之發熱”,先是醫生誤用辛溫發表,高熱不退,繼而用大量抗生素及苦寒藥,劫陰傷陽敗胃,對癥下藥,很快熱退癥消,然后“用西洋參以善其后”,病人身體很快康復。
  蔡炳勤認為,中醫的基礎不牢,引進西醫,中醫容易被異化、西化或者淡化,相反,如果有牢固的中醫基礎,就可以很好地結合西醫,走有特色的中醫道路。在臨床實踐中,中醫傳統的“望聞問切”的診斷方法,仍舊是最重要的基本功之一。


  速寫
  游乎空虛之境,順乎自然之理


  采訪蔡炳勤醫生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,因為即使已經六十七歲了,他還是會很準時地回到廣東省中醫院的外科辦公室。他在這里已經工作了四十年。
  蔡炳勤醫生面容清瘦,性格溫和,說話很慢,無論是寫處方還是幫助學生修改論文,他都是一絲不茍。
  從電梯口到辦公室,他經常會被人攔住,有時候是住院的病人急于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他,有時候是年輕醫生向他請教問題。他總會停下腳步,認真地和每一個人交談。
  熱愛音樂、書法,有多種樂趣,甚至對版畫、象棋等也頗有研究,在醫生的角色之外,蔡炳勤是一個情感豐富的人,而所有的這些,都和他醫生的角色融會貫通。在他看來,音樂與人的性情息息相關,可以通過旋律與節奏調節人的情緒,在他看來,練習書法與練氣功有相通之處,講究心平氣和。他對藝術的領悟和他對人生的領悟都影響到他作為醫生的職業生涯。
  盡管中醫外科的命運起起落落,但在蔡炳勤看來,自己的一生,仍舊是平淡的一生,“游乎空虛之境,順乎自然之理”,一切都順其自然,67歲的蔡炳勤,堅持每天在醫院工作,查房、帶學生,沒有波瀾不驚的人生,只有回首人生,波瀾不驚的心靈。

首頁|網站地圖|法律申明|友情鏈接|招聘信息|供應商管理|名老中醫學術交流|中醫健康管理|中醫醫案管理 |知識管理|在線考試
江西11选5